2019年02月21日   星期四
浏览次数:1689234
3月18日下午3时,王银茂荣获青铜篆印吉尼斯纪录新闻发布会在北京饭店举行,吉尼斯世界名人厉恩海总策划并颁发证书,中央电视台“今日中国”等栏目主持王京生为主持人。郭玉祥中将,祁荣祥、孙昌军、李大维(送花蓝)、刘长余等将军到会见证。抚州市委、市政府领导特派代表黄有盛局长祝贺讲话。“民族复兴航母基金会”总指挥于若梅以及社会各界著名人士姜文华、王京生、李采、张众喜、李秀芳、于敏祥、江强华、袁海涌等100多人参加。新闻媒体有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北京电视台、新浪网、腾讯网等30余条。 ●●●2013年6月29日,"学篆七姐妹"书法篆刻艺术学习班在福州环桥大酒店举行开学典礼。●●●老红军、开国老将军、著名书画家王直将军(98岁)题字“天道酬勤“祝贺。原福州军区老红军王玉清,老八路叶汉林、何庆宇等老首长以及中国海峡会副会长张铭清教授等军政老领导,在学员“七姐妹“上门拜访时,送画册等表示支持并祝贺。●●●福建省原人大副主任宋峻,省统战部副部长游嘉瑞,福建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杨永让,省民政厅处长王和炎,国鼎安防集团老总贺云翔,厦门国际美容师周江雁,龙岩企业家钟瑾,平潭林炳耀等到场讲话祝贺,并为七姐妹颁发学员金牌、银牌匾。●●●著名书画家陈初良、高季笙、 陈泰宏、黄光辉、王瑞、曾光明、黄维国、何红、李清辉、吴德才、薛少明以及闽侯荆溪十位少儿书画爱好者葛锐義等到场挥毫泼墨。●●●圣泉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军旅篆刻家王银茂现场组织并担任授课老师。“学篆七姐妹“有:甘花香、 杨鹃、王美垛、卓慕清、曾颖、汪兰君、王小曼。跟学者有:温丽君、常弘、许绍玲、 滕琳、黄南芬、陈昱、 宽闻、 周江雁、林捷、吴艳燕、 邹琴、宋水琴、 康丽、秦小淇、蔡丹、卓雅庭、文明、王曼颖、张颖、郑磊超、 王亚文、 王川文等。●●●庆典活动中,举行了名家作品展、书画笔会、 晚宴酒会,同时还举行了名家为“学篆七姐妹“每人赠送书画作品、篆刻印章、学篆制式工具箱等赠送仪式。学员杨鹃担任主持人,甘花香代表“七姐妹“学员上台讲话。●●●活动下午三点开始,晚上九点结束,参加庆典人员八十余人。●●●6月30日,“学篆七姐妹”艺术梦组合班来到福州圣泉寺举行第一场书画笔会。(石川)
当前位置:首页 >> 18_下_发表文章和印章

3.【皮定均将军】《皮定均我们永远怀念您》

发布时间:2013-05-08 浏览次数:9212

 

 

 

 

皮定均我们永远怀念您

王银茂

 

●起皮定均,便会想起名震天下的皮旅,惊叹中原千里突围这一杰作。

●提起皮定均,自然会想起毛主席曾特批的六个大字:皮有功,少晋中。

●提起皮定均,更想知道他和夫人张烽在战火中锻造被成为人们美谈的爱情故事。

●提起皮定均,还会想起二十五年前将军带病去前线督阵,图为飞机失事,魂归天宇。

 

25年前的今天,东南天空一颗明亮的将星殒落了。这颗将星就是中将、原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同志。197677日清晨,广播里不停地放着低沉的哀曲,朱德元帅去世了。皮定均将军深为朱老总的突然逝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他匆匆和家人吃过早饭后,便怀着极其沉痛的心情,去参加在闽南进行的一次大规模诸军兵种联合登陆作战演习。上午929分从福州义序机场起飞,1033分到漳州机场,1040分换乘米8飞机去东山岛,登机仅35分钟之后,皮司令员座机便在漳浦县灶山撞山失事,不幸以身殉职,终年62岁。

     713日,福州军区举行了隆重的追悼活动,会场有八百多个花圈,朱绍清副司令员主持追悼大会,李志民政委致追悼词,毛泽东主席等一大批中央领导都送了花圈。次日全国各大报纸都把皮定均将军的照片框上了黑边。人们对着那帧遗照,禁不住想起当年叱咤风云的皮旅,禁不住想起据说新中国首次授军衔时,毛主席念及皮定均中原突围有功,挥笔特批的六个大字:皮有功,少晋中。是年,皮定均36岁,是我军当时最年轻的一位中将。

 

一生传奇的虎将

     对于皮定均的戎马一生,党和人民给予了他很高的评价。19926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同志特为《将军生死录——皮定均传》题词:一生戎马行,丹心为人民。这一崇高的殊荣和赞誉是对皮定均同志忠于党、忠于人民的人生写照。

    1996712日上午,为纪念皮将军在闽南上空化作一闪惊雷,皮夫人张烽同志携子女将皮将军的部分骨灰从北京八宝山取回来,再由福州护送到漳浦,安葬在毁机的灶山之巅,以葱葱青松、巍巍山岩,相依相抱。皮夫人还托人从惠安石雕场购得一块上等雪青石墓碑并刻着她自己撰写的碑文:九死一生,将军闯过枪林弹雨,永留百世英名;人妖颠倒,亲人竟遭机毁人亡,谁解千古之谜?是的,将军九死一生实不为过。

    为纪念皮司令员殉职25周年(200177日),缅怀这位战场老将的丰功伟绩,笔者于74日上午来到梅峰宾馆,关于皮司令当年革命的一些传奇经历和飞机失事的一些内幕采访了他的夫人,原福州军区司令部政治部副主任张烽同志。老人得知笔者来意,笑呵呵地说:今晚就要去厦门了,上午还可以和你聊聊。这位年近80的老者,看上去依稀可见当年太行山区抗日根据地女领导干部的风采。她穿着朴素,银发满头,慈祥可亲,白蜇的脸上虽刻下了岁月的痕迹,但她依旧目光炯炯,谈笑风生。显然,她的心情很好,当提起皮司令的桩桩往事时,这位花了20年时间为将军整理回忆文章的皮夫人便是有声有色,滔滔不绝。

    话题从皮司令员身上的伤痕谈起,她说:皮定均头上有块刀痕,四指长,在后脑正中,疤的下缘紧挨生命钟——颈与后脑中间的那条小沟,那是他在红军时期和敌人拼大刀时受的伤,倘若敌人的刀刃再向下劈半指,他也就革命到底了。

    将军的左腿髁关节上面,前后对称有两个凹进去的疤,比筷子略粗,那也是红军时期在一次撤退中被敌人的子弹击中留下的纪念。他带着伤脱离了死神的追击。

    将军背上的伤几十处,大大小小坑坑洼洼,一直残留着手术刀剜石子痕迹,那是被炮弹崩飞的石子,其中几颗正对着心脏,稍再深一点,一颗从来不肯平息半刻的心也就永远停息了。后背上的伤痕折磨了他一生。每当将军睡硬床时背就痛,可将军因打仗习惯又喜欢睡硬铺,所以后来每到一处都要把他的床垫得软软的。

     在太行山南麓,将军与鬼子拼刺刀,深入虎穴搞侦察,鬼子恨他,甚至派特务要暗杀他,他睡眠时枕头底下放一把大刀,硬是把特务给镇住了。

     千里突围路上,一颗冒着烟的手榴弹落在他的脚下,他的警卫员把手榴弹一脚踢开,生与死之间不容毫发。

  战争结束了,将军心在战场,枕戈待旦,战将的生活依然充满惊涛骇浪,他为了神州大地的神圣尊严,最终还是献上了最可宝贵的生命。

飞机失事内幕

   关于皮定均的死,皮夫人向笔者详谈了一些细节。她说:19767月,皮司令因长时间熬夜,患上了三种眼疾,其中一种是精神性青光眼,他做过手术刚出院时,正赶上东山岛三军演习,行前他曾去看望过罗瑞卿,罗也希望他等眼睛完全康复后再开始工作,可是强烈的责任心使皮的老脾气复发,他不肯听从劝告,谁知不该发生的事情却发生了。记得临上飞机前几个钟头,他按老习惯早晨散步时手握袖珍收音机,一边走一边听新闻,听着听着他突然叫他的大儿子皮国宏:快回家叫你妈打开收音机,朱老总逝世了!”这天早饭一家人吃得很沉闷。陪同皮司令前去的有南昌陆校工作的大儿子皮国宏和一九六八年就调任皮司令秘书萧有明。说着说着,皮夫人的心情显得有些难过。她告诉笔者:皮定均于197677日上午929分坐伊——14飞机从福州起飞,1049分在漳州换乘米——8飞机去东山。米8810号直升机是进口来的,时间不到一年,才飞行315个小时,飞机技术情况性能都良好,因战局需要,该机于519日调入福建参加演习的,机组共五人,其中党员4名,团员1名。机组入闽后,在漳州至东山至诏安这条航线上曾飞行10次,对这次预定的着陆点东山岛牛犊山曾4次降落。机长刘景管驾驶直升飞机飞过一千多个小时,能飞四种气象,是一级驾驶员,副驾驶长杨虎生是二级驾驶员,其他机组人员技术都比较好。

    77日上午,漳州机杨工作人员曾向原空八军副军长李振川报告,说气象不好不能飞,直升机团的汤怀礼副大队长也曾建议气象不好,执行专机的任务要慎重。而李振川应当时天气形势临时规定了一条航行范围,只要云底高400米,没有从空中往地面打的雷就可以飞行,并一面向调度室交待,一面改变了机组头天已经批准了的飞行高度为1200百米的航线。改变后航线高度降为沿公路穿山能见飞行。在给机组宣布改变了的航线时,据当时在场的漳州站政委廖清林说,机长很犹豫,没有表态。李副军长接着说你没有把握,我压座保险。机组就这样接受了任务,在没有充足的时间准备下,飞行了。

    1040分该机起飞至1115分失事,中间地面向空中联络三次:第一次1058分,问高度多少?答云下能见飞行; 第二次1106分,问高度多少?天气怎样?答天气很坏,正下大雨;第三次1114分,问航向多少?90,又问到底多少?60。据出事现场拣到驾驶员的手表,指针停在11l5分上。皮夫人还告诉笔者,事后,她带着一儿一女,沿着飞机飞行的路线,做了详尽的调查,她说:米——8飞机飞至漳浦县后,航向由计划的正南偏西向东偏,至天马山空城时朝正东偏北飞去,气象情况是晴见少量云块。漳浦县木材公司秦里江说:我看到时飞得很低很慢,当时天晴,机身上的八一五星看得清清楚楚,飞机轮子有手扶拖拉机轮子大,看到飞机向旧镇方向飞去,飞机转了一下,因有云块就看不见了。县农械厂吴林光、陈乐生说:1050分我们下班到食堂去,看到飞机从木材公司方向来,从我食堂屋顶上空经过糖厂旧镇方向飞去,当时天还很晴,有太阳,飞行高度有三层楼高,看到飞机摆来摆去,飞得很慢,过了十多分钟一阵雨就来了,这个情况全厂有80%的同志都看到了。

    据天马山至撞机的灶山一带村庄近百名干部和群众反映:飞机从天马山北面过来向高林村上空飞去,经过红卫水库上空,当时下雨,飞机飞得很低,快要触到祠堂屋顶了。苑上大队支书林天富说,飞机飞至芹山村西的稻田上空时,天上有雾,但飞机轰隆隆的马达声很响,飞机窗、门都能看得清楚,尾巴上还有个小小的东西在转动,飞机飞到苑上雨就没有了。

    单车工人李辉川说:那天我去寨内赶墟场,在村边避雨,约11点多,看见飞机从西南飞来,飞得很低。出于好奇,我看得很认真。飞机离碾米厂最高楼只有两公尺,速度很慢,飞机经寨内一直往小镜村方向飞去,到村后又转向山上,两圈后又到旧营房处(这时雨很大,但下面的人看上面都是清楚的)。突然飞机又以很快的速度向上飞去。接着就听到一声巨响。

  最先到触机现场的是东坪大队民兵,他从现场拣起一支五四式手枪,下山时被大队民兵营长林夏海收缴。林便放在自家木箱里,次日守备五师刘参谋长和县常委吴三土遵照某集团军军长王保田的交待找到林夏海索取手枪,林夏海从木箱里拿出手枪就走火了,险些伤人。守备五师一三七医院收尸工作组同志说:出事当天他们奉命上山,当收到空军机组一位尸休时,因该尸体的头、手、腿全部被切掉,只有一截身体,腰里系着一条军用皮带,皮带上系着一支装在皮套里的手枪,在现场的空军同志提出为了查明死者确切姓名,要求不要把尸体与皮带、手枪分开,因此,收尸组的同志就用床单将这段尸体连同皮带、手枪一起包起来,运回一三七医院。当夜收尸组同志请空军同志一起参加整理这具尸体。查枪号时,发现这支手枪是上着顶门火的。

     皮定均的警卫干事刘荣秀牺牲后,右手朝后反背着,手里紧握着一段断了的手表链不放。她说:人已死了也就这样了,人总是要死的,但皮司令的死,死得太突然了,不过将军的死应验了过去将军和皮夫人开玩笑时说的一番话:要死就要一倒下就死,不要活着受罪。说到这里,皮夫人有些激情,她告诉笔者,文革期间,皮司令在各种场合、各种地点,曾以不同方式与四人帮进行过坚决的斗争。随着四人帮倒行逆施越来越肆无忌惮,皮定均对国家的前途日益担忧。他甚至作了上山打游击的思想准备。一天他对罗瑞卿说:现在形势非常复杂,发展下去如何,也说不定,军队也叫他们搞得很乱,老同志都在北京,弄不好一下子被他们搞住了,就不好办了。你在这里,给我们出主意,有事,我们把你抬到山沟里,指挥我们干,不怕他们!……”

令人奇怪的是四人帮虽然多次扬言要整他,不断告他的黑状,但实际上却似乎拿他没办法。不过皮司令的死,死得有些太离奇,人们不免要猜测或许是四人帮下的毒手,但猜测毕竟是猜测,留给人们却永远是一个拉不直的问号。

    皮定均殉职后,当地党政干部和群众做了很多工作,给这位1938年就参加工作,从师职岗位上退下来离休的老干部张烽以极大的安慰和支持。在此,张烽主任特别交待笔者转达她对当地有关领导和人民深深的感激之情。在皮司令员殉职处,石壁上嵌立起纪念碑,从山下山腰修筑起7公里长的盘山公路;从山腰到殉难处铺设带栏杆的289级石板路;为了方便群众上山,缅怀先烈,有关部门在山腰建了一座六角纪念亭,纪念亭红柱红顶,在青山绿树之间显得分外醒目,这里现已成为革命文物保护区和德育基地,每年清明节时,都有成千的群众自发上山祭拜。

采访不知不觉就过了二个小时,这时皮夫人站起身在室内走了走摇着手说:这些不谈了,现在是共产党80岁的生日,我们谈谈皮司令和他战友们的过去吧!”看到张烽主任那兴致勃勃的样子,我的采访劲头更大,又认认真真地恭听和记录。

 

皮旅中原大突围

    伟大的抗日战争胜利后,我人民解放军奉党中央命令成立了六万余人的中原军区,皮定均的豫西抗日游击队被改编为中原军区第一野战纵队第一旅,皮定均任旅长。

1946年夏,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派30万重兵向我中原解放区进攻,全面内战从此爆发。自622日起,国民党的13个军30个师又逐步合扰,缩小包围圈。在敌人兵力5倍于我的过于悬殊的情况下,为保存实力,党中央果断作出中原部队战略突围的决定。

    624日下午三时,皮定均接到特级电报后,立即赶到纵队。受领军区下达的战斗命令。命令是:中原部队主力越过平汉防线向西突围,由第一野战纵队第一旅担任掩护。主力突围后,该旅根据实际情况,可以尾随主力西进,也可以向别的方向突围,或者坚特在大别山打游击。让区区一个旅约5000人的兵力去面对几十万之众的敌人,其危险程度可想而知,其任务的含义也十分明显,即牺牲局部,保全整体,简言之意丢卒保车。从军区的命令中可以看出:根据可以也可以或者等等表明军区指挥员对掩护部队可能遭受的损失是有充分的估计的,于完成掩护任务后的去向,竟提了三个方案,其中可能也包含了首长对皮旅的生还是不抱太大的希望的。

    国民党的作战设想是聚歼我军,万一解放军突围也可能向苏皖边区新四军主力所在地的东边突围,于是他们把总兵力的三分之一达11万人摆在东面一线,皮定均旅长与徐子荣政委深夜赶回旅部,连夜召开会议,研究战斗方案,讨论如何实现在完全掩护主力突围,完成阻击敌人,拖住敌人的任务后冲出重围,摆脱敌人的具体步骤。

626日黎明,敌军开始炮击我军,皮旅三个团都与敌人进行交火。看起来敌炮火猛烈,但摸不着我军主力的行动方向。直到下午,才对我主力西进有所察觉,在遭到我皮旅强有力的抵抗的时候,敌人才将部队压上来,意在急于突破皮旅防线,向西追击。战斗越打越激烈,皮旅的勇士们在旅长的指挥下,与数十倍于自己的敌人作着顽强的战斗,使敌人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惨重的代价!战斗持续到晚上,皮旅部队才乘天黑撤出阵地,继续先往西南急行军30里,隐蔽在密林里,他们冒雨忍寒在大部敌人的鼻子下面藏了一天两夜,然后以90度大转弯向东急进,中午时分便插到敌人背后一一小界岭东南,而这里守敌的主力受皮旅蒙蔽,已出动向西追赶去了,更不知后院起火了。

     皮旅虽然胜利完成了掩护主力的任务,并且突出了重围。但眼下孤军作战,处境仍相当危险。指挥员在判断、决策上来不得半点差错。否则,将导致整个部队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在皮旅突围的最后一战时,部队实行彻底轻装上阵,他们丢掉了所有的炊事担子,公文箱子。简言之,战士们除了武器弹药及一套单军装外,再没有其他物品,为了宿短队形,皮定均将全旅分成三路纵队,同头并进,他还组织一支精干的侦察队作为开路先锋,让他们化装成国民党部队,以比大部队早一天的行程在前面摸情况,并及时向本部报告,部队以每天120里的速度,夜以继日急行军,这样走了四天四夜后,许多战士都几乎走不动了,就这样,皮旅依靠铁一般的意志,在20多天内行程二千多里,击退敌军的追击、拦阻和堵截。718日下午终于胜利地到达目的地,使蒋介石妄图把皮旅在大别山区吃掉的痴心妄想彻底破灭。

    “皮旅官兵抵达解放区后,个个衣衫褴褛,骨瘦如柴,人们开皮旅长的玩笑说:皮旅长瘦得象一根棍子。他也笑着回答说:就这样瘦才好呢,负担轻,行动快,敌人追不上,抓不住我们,还常常被我们这五千多根棍子打得晕头转向。是的,中原解放区的6万军队,突围后总共只剩下了2万,而这2万人中,皮旅就占了四分之一。

 

忠贞不渝的爱情

     张烽主任与皮司令在一起共同生活了三十三个春秋。在长期的革命斗争生涯中,皮定均将军由一位放牛娃到大军区司令员,他的地位不断在变,所处的环境也不断变,可只有一样东西没有变,那就是他与张烽的婚姻,他对张烽的感情。说到他们俩的婚恋问题,张主任告诉笔者:以前很多报刊都有刊过,没有什么值得好宣传的。要采访是你们的事,有关细节看看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百战将星一一皮定均》就知道。他俩的婚恋可谓是一见钟情,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皮司令敢于大胆表露:我就要张烽。书中还这样描写他们的恋史:当年皮司令把张烽这个漂亮而有个性的姑娘到手,可是费了一番功夫,甚至动用了组织力量。

     有一天,皮定均在涉县与县长商讨工作时,忽然从门外走进一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向县长请示工作,就在皮定均与县长的谈话被打断时,他自然地打量着姑娘,谁知这一看,内心深处的那根心弦被触动了。等姑娘走后,皮定均嘻嘻笑着对县长说:我给你个任务,把这姑娘给我介绍介绍做老婆。话语直截了当,心思纯正简单。县长找到张烽后,结果被她一口拒绝:我不愿嫁给军人。县长没有完成任务,皮定均这位特务团团长也很干脆地说:不行就不行呗。此事暂搁了下来。

     一段时间过去后,在部队进行休整时,皮定均又想起了张烽,他得知谢富治的爱人、行政科长刘湘屏与张烽很熟,又曾当过县长,便求刘去为他说媒。在一次部队文工团演出时,刘特弄来两个小凳子,有意把他俩的座位排在一起,自己则坐在后面,事先还特关照皮定均要能沉住气,不要粗鲁。戏演完了,皮定均仍觉得姑娘没有反应,便有些扫兴。两天后接到刘湘屏转来张烽写的条子,他急忙读起来:刘科长: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是学习,斗争,这里有枧定,在党校不能谈恋爱,希望满腔热情换来的却是如此结果,他被深深地刺痛了!打仗他是行家里手,对于爱情他却连门也摸不着,完全一个门外汉,这姑娘为什么比日本鬼子还难对付?

     1943年,皮定均的部队决定挺进豫北,开辟七分区,他被任命为分区司令员。而在皮的婚姻问题上起到关键作用的还是五分区政委徐子荣,徐在赴任前曾向刘伯承师长辞行和请求工作,刘师长只要求徐多关心皮的婚姻问题,徐子荣一到任立即为皮定均物色了几位女同志,让皮挑选,皮不改初衷,毫不含糊地表明:我就要张烽。对此,徐政委立即开始工作,也不转弯抹角,也不托三求四,直接派通讯员把张烽叫到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出来。可张烽还是坚持我不愿嫁给军事干部这个观点。不过她的想法很现实,也可以理解。军事干部处在险恶环境的第一线,随时可能献出生命。她当时把这些话藏在心里不敢说出来,因为这是革命政治态度。后来经徐子荣反复做工作,张烽才表示回去再和家人商量商量。再后来,张烽的姐姐也来做工作了,这时,使张烽自感有种四面楚歌的味道,便鼓起勇气给皮司令写了一封信。就这样,张烽在他人的前拉后推下,终于上了皮定均的轿子,当时皮定均29岁,张烽才20岁。纵观皮司令的婚姻历程,他在最初那几分钟内所作的对爱人的选择,事实证明了与他无数次准确地把握战机一样准确无误。他没有看错人,三十三个春秋可以见证,他俩是为了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的,他俩患难与共,忠贞不渝的爱情永远是我们当代人学习的典范。

 

本文摘自200177日《海峡都市报》

200179日《东南快报》

 

图片介绍:

图一:皮定均将军图像

图二:196810月毛主席在北京接见皮将军

图三:一生戎马行 丹心为人民 江泽民题 

图四:皮定均将军纪念园内毛主席题字皮有功 少晋中” 

图五:.福建漳浦天福石雕园内的皮定均雕像 

图六:福州三山人文纪念园将军山上的皮定均将军铜像

图七:20041119日,由福建省新四军研究会、海峡都市报主办,南京军区第二老干部服务处、福州三山人文纪念园协办的纪念皮定均诞辰90周年座谈会在福州隆重召开。图为与会单位代表合影留念。

图八:200177日《海峡都市报》 

图九: 20041026日《海峡都市报》 

图十:19754月,原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和夫人张烽 

图十一:2006613日,《皮定均生平暨治军思想研讨会》在福州隆重召开。图为中国新四军研究会会长周克玉将军(中)与皮定均当年秘书肖洛(左)合影。

 

人物钩沉 »

 记者阮友直、王银茂上校——谁在瞎编皮定钧中将遇难真相[摘选]

   皮司令夫人张烽说,19767月间,皮司令因长时间熬夜,患上了三种眼疾,其中一种是精神性青光眼,他做过手术刚出院时,正赶上东山岛三军演习,行前,他还曾看望过正在福州疗养的罗瑞卿同志,罗也希望他等眼睛完全康复后再开始工作,可是他身不由己地去了。谁知道不该发生的事情却发生了。
  陪同前去的还有在南昌陆校工作的大儿子皮国宏和1968年就调任皮司令秘书的萧有明以及护士李克荣等。皮司令是197677上午929分坐伊-14飞机从福州起飞,1040分在漳州换乘米-8飞机去东山失事的。米-8810号直升机是进口的,时间不到一年,才飞行315个小时,因战局需要,该机于519调入福建参加演习,在漳州至东山至诏安这条航线上曾飞行10次,对这次预定的着陆点东山岛牛犊山曾4次降落。机长刘景管驾驶直升机飞过1000多个小时,能飞四种气象,是一级驾驶员,其他机组人员技术也都比较过硬。
  77上午,漳州机场工作人员曾向原空八军副军长李振川报告,说气象不好不能飞,直升机团的汤怀礼副大队长也曾建议气象不好,执行专机的任务要慎重。而李振川当时拍板根据天气形势,临时规定了一条航行范围,只要云底高400米,没有从空中往地面打雷就可以飞行,并一面向调度室交代,一面改变了机组原先已经批准了的飞行高度为1200米的航线。改变后航线高度降为沿公路穿山能见飞行。在给机组宣布改变了的航线时,据当时在场的漳州站政委廖清林说,机长很犹豫,没有表态。李副军长接着说你没有把握,我压座保险。机组就这样接受了任务,在没有充足的时间准备下,飞行了
  1040分,米-8飞机起飞后,至1115分失事,其间,地面向空中联络三次:第一次1058分,问高度多少?答,云下能见飞行;第二次1106分,问高度多少?天气怎样?答,天气很坏,正下大雨;第?114分,问航向多少:答,90。又问到底多少?答,60。据出事现场捡到驾驶员的手表,指针停在1115分上。毁机的地点是在漳浦县灶山。

    

 皮司令夫人张烽说,19767月间,皮司令因长时间熬夜,患上了三种眼疾,其中一种是精神性青光眼,他做过手术刚出院时,正赶上东山岛三军演习,行前,他还曾看望过正在福州疗养的罗瑞卿同志,罗也希望他等眼睛完全 ...

这是《海峡都市报》记者阮友直与张烽的秘书王银茂(南京军区二干处,现上校)为了驳斥天津《蓝盾》2004年的一篇歪曲事实的报道,而在2004年底发表之前,送交我部审核的一篇报道。全文如下:
                                   
《海峡都市报》记者 阮友直、南京军区王银茂
    
日前,省外一些媒体纷纷转载了天津《蓝盾》杂志社8月份刊登的一篇题为《空中惊魂》的报道,这篇文章虚构了原福州军区司令员皮定钧中将在1975年为了给正在空中飞行的邓小平排险而壮烈牺牲的历史故事,误导了许多不知情的读者。
  近日,皮定钧将军的夫人———老八路、原福州军区司令部直工部副主任、今年已81岁高龄的张烽同志在福州住处郑重地向本报记者说:那些媒体对这件事的报道是极不负责任的,所谓的皮司令遇难真相全都是作者凭空捏造一手炮制出来的,完全背离了历史的真实面目!

    她针对那些刊登、转摘该文的相关媒体提出了3个要求,一要公开道歉,二要说明刊登原因,三要追究有关人员的法律责任。
  省政协主席发现假报道
  9月初,省政协主席陈明义率驻闽全国政协委员视察团在山西省视察期间,看到《山西晚报》在92日的《往事》版上,刊登了一篇有关皮定钧将军的整版文章,他对这篇报道内容的真实性产生质疑,视察完后带一份报纸回闽,并随即写了一封信附上该报道邮寄给皮定钧将军的遗孀张烽同志。
  张烽说,在此之前,皮定钧将军的一些老部下、老同事也曾电告或来信谈及此事,但当时都没有引起她的足够注意。没想到谣言没有收住脚,反而愈刮愈盛,连一些党报、党刊也被蒙蔽上当。此次,省政协主席陈明义转来的信函,让她亲眼目睹了报道的内容,她发现《皮定钧中将遇难真相》一文除了邓小平、皮定钧两位的名字是真的外,其他都是杜撰的、虚假的,她觉得再不刹住这股虚假报道的炒作歪风,将还会有人以讹传讹蒙蔽不明真相的读者。接着,她还不断地接到全国各地关于此事的情况反映。于是,她决定出面澄清事实、戳穿谎言,并要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她通过秘书王银茂,主动与相关媒体进行联系,查找谣言的源头,发现除了《山西晚报》、《生活文摘报》、《百草文摘》、《蓝盾》杂志社外,还有不少网站也刊登了《皮定钧中将遇难真相》一文,作者的署名都是华夏、天雄。华夏、天雄究竟是什么人?目前还不清楚。
  后经查,这些报刊、网站都是从《蓝盾》2004年第8期(总第233期)转摘来的。《山西晚报》的一位领导,在一封给张烽的致歉信中说,“91日晚,在我们签发《往事》版时,发现了第8期《蓝盾》杂志上刊发的《空中惊魂》一文,也曾看到本省《生活文摘报》转摘了《蓝盾》杂志的这篇文章,我们被文中惊心动魄的描述所打动,认为这是一篇符合《往事》版的好文章,但当时时间太晚,没能与《蓝盾》杂志的编辑取得联系,所以在没有打招呼的情况下转载了这篇文章。文章见报后,我们就转载此文一事与《蓝盾》杂志联系,负责编辑此文的朱其华对我们说:你们要是早点打电话就好了,我们发了这篇文章后,已有读者指出是属于虚构的文学作品。我们正准备发更正。’”
  《生活文摘报》的总编辑冯强在与王秘书通电话时说,他们很早就收到作者的来稿,但由于无法核实事件的真实性,他们一直没有采用。后来,看到《蓝盾》杂志全文刊发了,他们就没有再去追究文章来源的可靠性。
  《蓝盾》杂志一负责人在情况说明中写道:《空中惊魂》一文刊出后,经多位读者特别是原福州军区的一些转业干部、老干部指出报道是虚假的,我们发现这一重大失误后,当即与作者反复联系,作者高士振(湖北省政协一干部)实际上也是荐稿者。原文来自华夏编著的:19941月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邓小平遇刺之谜》。
  目前,有关工作人员正与宁夏人民出版社联系,正在全力查找该文的作者华夏
  整篇文章都是捏造的
  张烽老人生气地告诉记者,《空中惊魂》一文的作者,写文章玩笑开得也太离谱了,不但文章中的时间、地点、人物是虚假的(除邓小平、皮定钧名字外),而且更可恶的是凭空臆造出“1975年邓小平空中遇险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这是对读者、历史极端不负责的做法。
  《空中惊魂》共由5部分组成,其中第一部分设计阴谋介绍了“1975年初的一天傍晚,在北京公安部秦城一号监狱,几条大汉正在严刑拷打、折磨一中年男子张仲文,逼迫张供认他!(指皮定钧)……阴谋叛国……组织了这次米格19飞机去投台湾!……我要揭发他的阴谋
  第二部分阴谋靠近介绍了皮定钧的秘书张仲文回北京探亲,突然一去不回,皮多次查询未果。一架米格19型战机演习途中突然飞去台湾,引起中央的极大震动。1975214日,皮定钧司令员被叫到公安部,反映米格突然失踪的问题
  第三部分追查阴谋介绍了公安部长谢富治出外视察,要皮多留京数天。同皮司令一道来京的秘书钟世祥和贴身警卫方明先期回榕,获悉福州军区暂时由李副参谋长代理,钟、方还探知京广航线必经之处的中洲解放大桥、鸭姆洲一带已临时紧急布置了空军部队四团,命令部队在15日下午210分在这一线严密戒备,随后,钟、方遇刺,方成功逃脱后赶回北京报告

第四部分阴谋败露介绍了皮定钧接到一个内部情况,邓小平同志将于15日乘专机赴广东迎接一位到访的非洲国家元首,此时,皮正好接到方明有关福州方面的情况汇报,他突然意识到有人要对邓小平同志下毒手,于是,他一面派人与广州军区联系保护邓小平,一面赶紧驾机飞往福州
  第五部分击败阴谋介绍了“15日下午210分,邓小平乘坐的波音707客机出现在闽江上空,此时皮定钧也已赶到,皮疾速向3架正准备执行任务的战机发出命令,要他们马上返航降落,不要上当受骗。接到指令后,两架战机疾速滑向另一个方向,而飞行队长陈达业却不听指令,驾机朝邓小平的座机俯冲下来,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皮定钧果断下令驾驶员直冲过去,皮所坐的飞机着火爆炸了,皮为了保护邓小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张烽说,《空中惊魂》从头到尾都是虚构的,文中的故事情节都是凭空捏造的。皮司令的身边从来没有张仲文、钟世祥、方明这些人;1975年福州军区也没有发生米格飞机叛逃事件;谢富治同志1972年就病逝了,怎么在1975年还会出现;京广航线怎么会绕大圈经过福州;皮司令是于197677日,在往福建东山视察三军联合演习途中飞机失事遇难殉职的,失事地点是在漳浦县灶山。
  皮将军遇难真实情况
  张烽说,19767月间,皮司令因长时间熬夜,患上了三种眼疾,其中一种是精神性青光眼,他做过手术刚出院时,正赶上东山岛三军演习,行前,他还曾看望过正在福州疗养的罗瑞卿同志,罗也希望他等眼睛完全康复后再开始工作,可是他身不由己地去了。谁知道不该发生的事情却发生了。
  陪同前去的还有在南昌陆校工作的大儿子皮国宏和1968年就调任皮司令秘书的萧有明以及护士李克荣等。皮司令是197677日上午929分坐伊-14飞机从福州起飞,1040分在漳州换乘米-8飞机去东山失事的。米-8810号直升机是进口的,时间不到一年,才飞行315个小时,因战局需要,该机于519日调入福建参加演习,在漳州至东山至诏安这条航线上曾飞行10次,对这次预定的着陆点东山岛牛犊山曾4次降落。机长刘景管驾驶直升机飞过1000多个小时,能飞四种气象,是一级驾驶员,其他机组人员技术也都比较过硬。
  77日上午,漳州机场工作人员曾向原空八军副军长李振川报告,说气象不好不能飞,直升机团的汤怀礼副大队长也曾建议气象不好,执行专机的任务要慎重。而李振川当时拍板根据天气形势,临时规定了一条航行范围,只要云底高400米,没有从空中往地面打雷就可以飞行,并一面向调度室交代,一面改变了机组原先已经批准了的飞行高度为1200米的航线。改变后航线高度降为沿公路穿山能见飞行。在给机组宣布改变了的航线时,据当时在场的漳州站政委廖清林说,机长很犹豫,没有表态。李副军长接着说你没有把握,我压座保险。机组就这样接受了任务,在没有充足的时间准备下,飞行了。
  1040分,米-8飞机起飞后,至1115分失事,其间,地面向空中联络三次:第一次1058分,问高度多少?答,云下能见飞行;第二次1106分,问高度多少?天气怎样?答,天气很坏,正下大雨;第三次1114分,问航向多少:答,90。又问到底多少?答,60。据出事现场捡到驾驶员的手表,指针停在1115分上。毁机的地点是在漳浦县灶山。
  张烽老人告诉记者,皮司令已牺牲28周年了,但人们还是很怀念他的。今年830日,天福集团投资80万元,花了半年时间,在漳诏高速公路旁的天福服务区石雕园里,建成一个占地30亩的皮定钧将军纪念园,我还携子女参加了揭幕仪式,对此事我感到非常欣慰。
  皮定钧英勇传奇一生
  皮定钧生于1914年,是号称英勇善战皮旅旅长。他出生在安徽省金寨双石乡一个贫农家庭,自幼丧父,母亲改嫁后,他成了孤儿。小时候,皮定钧讨过饭,给地主放过牛。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由团转入中国***。参加了土地革命战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援朝战争。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福建军区副司令员,福州军区副司令员,兰州军区司令员,福州军区司令员,是第三、四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第九、十届中央委员。1955年授衔时,毛泽东亲自批示皮有功,少晋中,当时他只有41岁,是当年中将里最年轻者。
据张烽介绍,皮定钧头上有块刀痕,四指长,在后脑正中,痕的下缘紧挨生命钟,那是他在红军时期和敌人拼大刀时受的伤,倘若敌人的刀刃再向下劈半指,他也就革命到底了。
  皮左腿髁关节上面,前后有两个凹进去的疤,比筷子略粗,那是红军时期在一次撤退中被敌人的子弹击中留下的纪念
  皮后背上的伤几十处,大大小小坑坑洼洼,一直残留着手术刀剜石子的痕迹,那是被炮弹崩飞的石子,其中几颗正对着心脏,再稍深一点,他那颗从不肯平息半刻的心也就停息了。
  在太行山,他与鬼子拼刺刀,深入虎穴搞侦察,鬼子恨他,甚至派特务暗杀他,他睡眠时枕头底下放一把大刀,硬是把特务给镇住了。
  千里突围路上,一颗冒着烟的手榴弹落在他的脚下,他的警卫员把手榴弹一脚踢开……
图片附件: 张峰与秘书王银茂(现上校) (2006-2-24 13:46, 38.28 K)(略)
皮将军雕像的右边,建有一座将军亭,亭上刻有对联:一片忠心永驻丹山望东海,十分正气长随碧浪守南疆。雕像的右前方还刻有皮定均将军纪念园碑记。
   
皮定均将军纪念园----我们可以看到照壁上刻有江泽民主席亲手题写的一生戎马行,丹心为人民;雕像的正对面刻有张爱萍(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原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200375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上将悼念皮定均将军的诗:东南折栋梁;雕像的后面刻有皮定均将军的生平;此外、照壁背面还刻有李先念、徐向前等领导人对皮定均的评价:、智勇兼优、光明磊落多谋善断、英勇虎将,这些确实是皮定均将军一生的真实写照。
    
雕像的正对面刻有张爱萍(1955年被授予上将军衔,原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200375日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上将悼念皮定均将军的诗:东南折栋梁


上一篇: 2.【杨成武将军】《杨成武将军与飞夺泸定桥》        下一篇:4.【张显扬将军】《老将军含泪提当年勇——访张思德生前班长、上甘岭战斗指挥者张显扬将军》
 
首 页 | 关于我们 | 业务介绍 |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Copyright 2008-2011 Powered by 王银茂.COM,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101046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