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8月18日   星期日
浏览次数:1689234
3月18日下午3时,王银茂荣获青铜篆印吉尼斯纪录新闻发布会在北京饭店举行,吉尼斯世界名人厉恩海总策划并颁发证书,中央电视台“今日中国”等栏目主持王京生为主持人。郭玉祥中将,祁荣祥、孙昌军、李大维(送花蓝)、刘长余等将军到会见证。抚州市委、市政府领导特派代表黄有盛局长祝贺讲话。“民族复兴航母基金会”总指挥于若梅以及社会各界著名人士姜文华、王京生、李采、张众喜、李秀芳、于敏祥、江强华、袁海涌等100多人参加。新闻媒体有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新华社、北京电视台、新浪网、腾讯网等30余条。 ●●●2013年6月29日,"学篆七姐妹"书法篆刻艺术学习班在福州环桥大酒店举行开学典礼。●●●老红军、开国老将军、著名书画家王直将军(98岁)题字“天道酬勤“祝贺。原福州军区老红军王玉清,老八路叶汉林、何庆宇等老首长以及中国海峡会副会长张铭清教授等军政老领导,在学员“七姐妹“上门拜访时,送画册等表示支持并祝贺。●●●福建省原人大副主任宋峻,省统战部副部长游嘉瑞,福建省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杨永让,省民政厅处长王和炎,国鼎安防集团老总贺云翔,厦门国际美容师周江雁,龙岩企业家钟瑾,平潭林炳耀等到场讲话祝贺,并为七姐妹颁发学员金牌、银牌匾。●●●著名书画家陈初良、高季笙、 陈泰宏、黄光辉、王瑞、曾光明、黄维国、何红、李清辉、吴德才、薛少明以及闽侯荆溪十位少儿书画爱好者葛锐義等到场挥毫泼墨。●●●圣泉印社副社长兼秘书长、军旅篆刻家王银茂现场组织并担任授课老师。“学篆七姐妹“有:甘花香、 杨鹃、王美垛、卓慕清、曾颖、汪兰君、王小曼。跟学者有:温丽君、常弘、许绍玲、 滕琳、黄南芬、陈昱、 宽闻、 周江雁、林捷、吴艳燕、 邹琴、宋水琴、 康丽、秦小淇、蔡丹、卓雅庭、文明、王曼颖、张颖、郑磊超、 王亚文、 王川文等。●●●庆典活动中,举行了名家作品展、书画笔会、 晚宴酒会,同时还举行了名家为“学篆七姐妹“每人赠送书画作品、篆刻印章、学篆制式工具箱等赠送仪式。学员杨鹃担任主持人,甘花香代表“七姐妹“学员上台讲话。●●●活动下午三点开始,晚上九点结束,参加庆典人员八十余人。●●●6月30日,“学篆七姐妹”艺术梦组合班来到福州圣泉寺举行第一场书画笔会。(石川)
当前位置:首页 >> 18_下_发表文章和印章

14.【何云峰将军】《我军首创干部下连当兵的》首发时间:2012.01.01

发布时间:2013-05-08 浏览次数:2017

 

我军首创干部下连当兵的

                          师政委何云峰

在荣获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的军队离休干部中,有一位从放牛娃到将军的老红军何云峰,他是我军第一个下连当兵的师政委。

1958年夏,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在北戴河会议上,高度赞扬他率先下连当兵的行动,打破旧的传统观念,发扬了我军的光荣传统,密切了官兵关系,提高了部队的战斗力。在毛主席、朱总司令的倡导下,当时,军官下连当兵形成制度,普遍开展起来。

数十年过去了,中国政治舞台上发生了巨大变化,我军干部也不断更新,部队的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迈出了新的步伐。但作为我军官兵一致、上下一致的优良传统则是需要发扬光大的,在军队实行新的军衔制以后,追述一下何云峰下连当兵的这段经历,是有现实意义的。

   1958225日,从昆明南部鲜花盛开的宜良县大荒田军营里,传出了一个令人惊奇的喜讯:步兵第三十七师政委何云峰大校和副师长张化民中校身穿战士服,佩戴列兵军衔,下到红军团八连当兵!

昆明部队顿时轰动起来了,人们怀着不同的心情,看着这个新生事物。

有些军官兴高采烈地奔走相告:“何政委下连当兵了,我们也要做好准备争取早日下连锻炼啊!”

有些士兵围在一起窃窃私语:“像何政委这样的师首长下连当兵,怎样同我们士兵一起生活,他能改变首长的风度和习惯吗” 

听到这一消息的军营周围的人民群众也赞不绝口地说:“盘古到如今,未见官当兵,这样的新鲜事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下才会出现。”

大家从不同的角度评价这件事,从不同的侧面来审视这件事情的发展。军区首长获悉这件事情以后,曾担心地问何云峰:“你能不能像士兵一样生活啊?”何云峰的回答只是一句话:“我保证当好普通一兵。”

当天下午,何云峰来到“红军团”八连,一进连部就给连长张福才敬了一个礼,表示他将为这个连队的一名普通士兵。指导员召开全连军人大会,激动地宣布命令:“列兵何云峰到一班。”随即,战士们热情地把这位老列兵拥到了自己的营房里。

何云峰一到班,就笑眯眯地问大家:“谁是我的班长?”班长王会友胆怯地回答说:“是我,首长同志!”

何云峰马上说:“班长同志,我是班里的列兵,以后不要叫我首长,就叫何云峰,你要像管其他士兵一样管我。”接着,何云峰问了全班同志的姓名、籍贯、文化程度、家里有什么人,同时,他也作了自我介绍,希望大家帮助他完成下连当兵的任务。

从何云峰的介绍里,大家知道这位首长是四川平昌县人,少年在家放牛,19337月参加红军,当过勤务兵,参加过万里长征,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先后在连、营、团、师做政治工作,这次下连当兵的动机,一是锻炼自己,体验士兵生活,保持我军官兵一致的光荣传统,二是与大家一起摸爬滚打,摸索总结部队军事训练和思想政治工作经验,以便指导全师正在展开的练兵运动。

第二天清晨,起床号一响,王班长和其他士兵迅速地整理内务准备出操,可是何云峰手脚乱了好一阵子,还没有把被子叠得和大家的一样。因为连长、指导员考虑何云峰年纪大,昨日晚上特地给他送来了这床大被子。何云峰出操回来,就去连部换了床小被子。可是,吃饭后一看,床上放的还是那床大被子,他问班长,班长认真地说:“你年纪大了,不能盖薄被子,冻病了怎么办?”何云峰说:“我来当兵就是体验士兵生活,不能搞特殊,不然还叫什么锻炼。”结果,他还是把那床小被子换了回来。

何云峰以普通士兵的姿态出现在班里,给八连官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自己遵守纪律,不论是开会或是到服务社买包烟,都要向班长请假,早晨争着扫地,烟头总是放进烟缸里。有时他开会到深夜才回来,在班上同志们已经熟睡了,他进来就把每张床铺看一看,没盖好被子的给盖上,课余时间他还帮助战士们学习文化、写家信、看信,同战士们谈心。新战士王国富刚来部队,生活不习惯,何云峰跟他一起下连当兵的张化民副师长就主动接近他,给他讲部队的光荣传统,讲自己当兵的经历,启发他自觉锻炼,并热情关心他,行军时扶着他走。王国富深受感动,觉得这两位老列兵对自己这样亲近,家里的事,大大小小都愿意讲给他们听。

战术训练是一个很苦的科目,何云峰和张化民既当兵,又当教练员。他们给战士们讲课,做示范动作,还同大家一起摸、爬、滚、打。战士们走多少路,他们走多少路,战士们爬多高的山,他们爬多高的山。战士们休息时,他们却在勘察演戏场地,或同大家谈心。在居民地进攻演习中,他们带头与战士们一起抬梯子,从仗多高的墙上翻过去,示范通过高墙的动作。战士们看到老首长都过去了,就是有点胆怯的也不害怕了。

训练开始几天,班里对师制定的训练指标进行讨论。何云峰从战士们的发言中发现连里的训练动员搞得不够深入,便给大家讲师里提出的训练指导思想和要求,激励大家为实现师党委提出的训练指标而奋斗。张副师长还帮助连队开展中的政治工作,激发大家的练兵劲头,增强训练效果。在单兵训练中,他们和战士们一起听排长张志福讲课,发现排长讲得过深,战士们接受不了。何云峰便找张副师商量,由张副师长去帮助排长备课。备课前张副师长和张排长先找战士们开座谈会,了解他们的特点,备课中把战士们的口语、俗语和军事术语结合起来,并制作了形象化教具,采取直观教学法讲课,受到了战士们的好评。

何云峰和张副师长在当兵期间,还和战士们一起打球,和少数民族战士一起跳舞,经常同战士们拉家常,生活上和大家同甘共苦,战士们心里有什么问题也喜欢找他们谈,连里的干部和班长们都感到,首长下连当兵,自己不但从思想上受到教育,在工作方法上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在首长的行动影响下,他们也处处和大家打成一片,同战士的关系比以前更加亲密了。战士们编快板书赞道:大校来当兵,摸透战士心,爱咱如兄弟,连队气象新。

何云峰政委、张化民副师长在连队当兵的两个月里,红军团广大官兵争上游的劲头更大了。他们学习首长们的革命精神和深入实际的作风,努力把各项工作做的更好。七连连长王金平主动搬到班里去住,训练中同战士们一起摸、爬、滚、打。炮连干部扛着炮在泥水里给战士们做示范动作。后勤处长改变了过去动口不动手的作风,随叫随到,随到随办,主动为基层解决问题。兽医主任也到兽医所去住了。财务主任把薪金送到了连队和干部门上,团、营领导纷纷下连当兵和蹲点,各行各业深入基层,全团出现一片新气象。

何云峰政委下连当兵的事迹在《国防战士》、《云南日报》、《解放军报》等报刊上宣传以后,受到了毛主席的赞扬和倡导,并在全军形成了一项重要的制度。

1958327日,总政治部发出通知,要求全军干部每年下连当兵一个月,借以联系群众锻炼自己,及时总结经验,指导部队,进一步发扬我军官兵一致、上下一致、军民一致的光荣传统。通知还要求下连当兵的干部,应编入班排建制,归班、排指挥,在连队过党、团组织生活,与士兵同吃、同住、同劳动、同操作、同娱乐。期满时,连队应对下连当兵的干部做思想评定,干部每人应写一篇或两篇有关连队工作的经验总结。

于是,全军干部掀起了下连当兵的热潮。

总参、总政、总后的干部个个争先报名下连当兵。各军种、各兵种、各大军区的领导机关召开了干部下连当兵的动员大会。

行动最快的还是何云峰所在的昆明军区。

毛主席的指示和总政关于军队干部下连当兵的通知传到昆明军区以后,正值军区召开党委扩大会议期间,军区党委向到会的团以上的干部作了传达,并请何云峰、张化民给人家讲下连当兵的体会。到会的同志深受教育和鼓舞,一致认为,为了破除旧的传统观念,树立共产主义思想,进一步发扬我军三大一致的光荣传统,密切官兵关系,加强部队建设,各级干部下连当兵是必要的。

930日,军区党委扩大会议一结束,军区党委就批准了秦基伟司令员、鲁瑞林副司令员以及王砚泉副参谋长、政治部雷启云副主任、后勤部何德庆部长等军区领导和机关为这批下连当兵的干部举行了欢送会。1015日,他们满怀豪情地奔赴部队各基层单位,成为了一名普普通通的列兵。与此同时,全军各大军区、各军种、兵种、军事院校有数万名干部分别下到陆军、海军、空军、边防军、筑路部队、后勤部队当兵,形成了干部当兵的热潮。

世界上一切事物都是发展变化的,不会永远停止在一个固定不变的水平上。干部下连当兵这一新生事物,从何云峰首创到毛主席倡导,乃至形成了一种制度,在我军坚持了多年,在实践中也不断发展。

196010月,首创干部下连当兵的何云峰同志在升任军的领导职务之后,又率领一个工作组,到三十七师炮兵团榴炮一连当了一个月的炮兵。这次,他们既当兵又当参谋,除自觉锻炼外,还积极帮助连队做好思想政治工作。

何云峰根据第一次下连当兵的经验,当天到榴炮一连后,首先采取一深到底的办法,一部分人在连里当参谋,一部分人下去当兵,从各方面深入进行调查研究。何云峰在无线电班当兵,他以普通一兵的身份,不仅了解士兵中存在的问题,也了解连队领导上存在的一些问题,加上当参谋的同志广泛调查座谈会,很快找到了这个连队的主要问题:军政干部之间不团结,党支部没有发挥核心领导作用。

抗日战争时期,何云峰在连队工作多年,他深知连队军政干部团结和支部集体领导是搞好连队工作的基本保证,这个问题不解决好,连队的一切工作都不可能搞上去。因此,他决心首先帮助榴炮一连解决这个问题。

在解决连队军政干部之间的团结问题时,何云峰和工作组的同志满腔热情地帮他们敝开思想,摆问题、谈教训,并发动群众提意见,帮助干部认清搞好团结的重要性。在解决支部集体领导这个问题上,何云峰和工作组除帮助连队建立健全支部工作制度外,只要通过中心任务,帮助支部教育全体党员执行党支部的决议,带头完成中心任务,树立坚强的组织纪律观念,在军事训练和各项工作中充分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与此同时,何云峰十分注意把思想工作渗透到训练中去。连实弹射击前,战士们自动早出晚归,有时中午也不休息,加紧操练着。这股子劲头,干部门见了啧啧称赞,但是有个问题使大家很苦恼,就是侦察兵交会目标、二炮手瞄准、通信兵传话操作总是消灭不了差错,因此,影响了精确度的提高。何云峰所在的无线电班情况也是这样。为什么就消灭不掉这些差错呢?党支部号召大家积极找原因。在找难点、攻关健的“诸葛亮会议”上,班里同志纷纷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有人说是机器有问题,传一百句话难免有一两句话听不真;有人说是电池有问题;也有人说是口令不够熟练的问题。这时,何云峰同志发言说:“我看主要是思想问题。”接着他例举了一些事实,比如,两个电台传话时,有时传对了,听错了,或是听对了,复诵错了,互相都不注意及时纠正:又比如,每天作业时,大家带上器材就走,一练就是一上午,这一天究竟要解决那些难点,解决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目的呢?找出继续努力的目标也不够。他说,这就叫打“糊涂仗”了。于是,他建议首先要提高思想认识,使大家明确训练目的,认清自己班、排和个人训练成绩好坏对全局的影响,把消灭每一个差错都明确提高到增强连队战斗力的思想高度上来认识,这样,每个同志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地苦练,消灭差错就有了基础,技术难关也就可以闯过。在他的建议下,战士们自觉地检查了自己的思想,表示要以认真负责的态度,积极想办法、找窍门、攻难点,展开互相兼听、互相帮助,实行连环保险,有重点有目的地加强训练。果然,在三、五天内人人都消除了差错。

何云峰深入实际,善于将思想政治工作渗透到训练中去的作法,使干部们深受启发。连里很快推广了无线电班的经验,营和团也都据此召开了野营政工会议,明确要求加强训练中的思想工作,消灭产生技术差错的根源,展开群众性的技术无差错竞赛活动。结果,全团通信兵、计算兵、炮手都迅速突破了技术上的难点,消灭了差错,其它问题也都迎刃而解。

何云峰第二次下连当兵的事迹在报告上作了突出报道后,对全军产生了积极的影响。1960年以后,干部下连当兵到基层单位代职、蹲点,亲自摸索连队工作的具体经验,指导部队搞好基层建设,推动部队战备训练和各项工作,给部队建设带来了新的活力,也使军队干部下连当兵获得了更为丰硕的成果。

随着岁月的流逝,何云峰同志由大校升为少将,从师政委、军政委到大区副政委、顾问,并于前年离休了。在这段历程中,我军也经历了实行军衔制、取消军衔制到实行新的军衔制的过程。军衔制度的再实行,是新时期我军干部制度的一项重大改革,标志着我军向现代化、正规化迈进了一大步。

然而,新的军衔制度实行后,人们的等级观念会不会强化,如何保持和发扬我军官兵一致的优良传统,保持人民军队的本色,则是许多老同志和关心我们这支军队发展的人们所关注的。为此,30年前何云峰下连当兵的创举还有值得借鉴的价值。那时,他之所以率先下连当兵锻炼,就是看到实行军衔制后,部队内部关系上出现了一些新问题,有的干部“星星多一颗,强人一个头”,有的不能平等对待士兵,滋长了官气。正式看到这些消极的现象,使这位从小在红军队伍里成长起来的师政委,深感保持我军官兵一致的重要性,并决心以实际行动向特权思想和官气挑战,放下架子,甘当普通一兵,用行动影响和带动广大干部保持我党我军政治本色的需要,毛泽东主席和朱德总司令才倡导干部下连当兵。

历史的昨天是今天的一面镜子,在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的征途上,在我军军官佩戴上军衔牌子之后,我们把何云峰大校下连当兵的这段经历再现出来,为的是使他能对后人有所启迪,使之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的军队更好地保持和发扬官兵一致的优良传统,密切内外关系,搞好官兵团结和军民团结,保持人民军队的本色。(王银茂)


上一篇: 13.【华君武画家】《我印象中的华君武先生》首发时间:2012.06.13        下一篇:00.【王银茂著书】个人编著出版专辑书册(首发时间:2013.01.01)
 
首 页 | 关于我们 | 业务介绍 | 新闻动态|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

Copyright 2008-2011 Powered by 王银茂.COM,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1010465号